爱卡aika

为爱发电。

《大宅遗事》

剧情跌宕起伏,
又huang又深情啊!
肾上腺素都飙起来了!

大房北北
二房牧歌
三房修贤
四房韩沉
五房章远

这是名为黄卡的一名脑洞选手,
鸡血上头,脑洞大开,
和 @關山渡口 老师的一番对话。
请感兴趣的同学点击老师主页收获更多快乐。

记录里没有提到的修贤的身世在评论区有补充。

嗯……黄卡是谁?
我不认识不知晓。
〔拼命摆手〕

看我头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画面配文:

录制完节目的白宇溜达到后台洗手间的时候,碰上了也正巧过来的朱一龙在水池边儿上洗手。

孤男寡男,没有旁人,虽然不是事先约好了的碰面,而且还在这么个没啥情趣的地方,可却还是让人有些心痒。毕竟这一天虽说是腻在一起,但总是呆在别人眼皮底下,就连牵个手也是小心地找到别人不注意的时候。

白宇这家伙自然立马就蹭蹭蹭地就凑了过去,扒拉住自家龙哥就在侧颊上啄了一口。被“偷袭”的男人笑了笑,把身旁的幼稚鬼扯过来就顶在了旁边的墙上吻了上去,手垫在对方脑后,唇舌间却是平日里见不到的霸道模样。

直到把刚才还来主动撩人的某宇吻得都开始用手推他,这才停了下来。

绝美!绝美啊!
等我回家用电脑传图呜呜呜呜!

【朱白】第1001-N个吻(2000+短打)

*送给 @消失的盗孑 老师。

——

忙里偷闲,挤出短短几十分钟的相聚,也只能在耗在北京冬日的夜色里。

即使已经用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脸也藏在了口罩里,却还是被冷风吹得不行。

白宇把手缩在袖子里,靠着路边儿走。

另一个人在马路外侧,和白宇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。

“抱歉,我一会儿就得去机场了。”

“没事儿——”白宇侧头看了眼身旁的人,眼睛都笑得弯起来,“本来还以为今天见不到你呢。”

他说着,右手从袖子里钻出来,轻轻扯了扯旁边人衣服上挂着的系绳。

“这样就挺好的。”

朱一龙看着自家小孩儿牵着绳子的可爱模样,觉得在这寒夜中,也有暖洋洋的东西传递到心里。

他看着对方藏在眼镜后面的亮晶晶的眼睛,口罩下的嘴角也勾了起来。

相遇,是天赐的缘分;相爱,更是未曾敢想的福气。

他已经很知足了。

“......对了龙哥,感觉今天的你,有哪里不太一样诶。”

“嗯?”上次白宇这么说,接着的那一句便是——

“不一样的帅气,嘿嘿。”

白宇说着,自己也笑起来,手还牵着朱一龙衣服上的绳子不放,觉得有趣,便顺手又扯出来了一些,另一边的绳子立刻短了不少。

白宇玩得起劲,干脆又往自己这边拉了拉。

“哥哥你看,像不像.......”幼稚的小孩儿笑着说,“......月老的红线?”

连着你和我。

“你走开。”朱一龙受到了可爱暴击,却还是拎出一副正经模样,吐槽道,“再扯就要被你扯掉了。”

“扯掉的话,你是不是就不能走了。”白宇把绳子在手里绕上一圈,“要留在这里把衣服修好?”

“......小白,”朱一龙伸手把绳子拽了拽,眼里满满都是温柔,“我也很想留下来的。”

“好啦。”白宇知道再怎么撒娇也没用,工作就是工作。为了能和他见这一面,朱一龙已经把原先的航班改签,这才腾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。

可是,一个小时怎么够呢。

恨不得,能够24小时,一直一直和喜欢的人......在一起啊。

他们继续在这路上走。

白宇话多,便一直说,说没见着的这几日的种种,又问对方拍戏的时候可否遇到什么趣事,朱一龙就耐心地讲,好些也是他们在微信上聊过的,可见了面,也不介意再拿出来更细致地讲上一遍。

路上的行人没有几个,大多行色匆匆,急着回到温暖的家里去,不再受这寒风侵扰。

他们已经溜达了不短的时间,前面不远处就要到路口,等着送朱一龙去机场的车就停在那里。

白宇便知道,又要和他龙哥分开了。下一次见面,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。

两个人在离路口还有两三百米的位置停了步。路灯昏暗,这条道也窄。远处的灯光照亮着要去面对的那些烦扰。现实不容他们再在甜梦中多沉睡一秒。

“哥哥......工作顺利啊。”白宇开口,只说了这么一句,就闭口不言了。

他垂下眼,整个人都要缩到衣服里看不见了。

朱一龙看着那双眼,好像是有委屈的,可他也没别的法子去安慰。

短暂的一次相聚,连口罩都不能摘下来,这样仓促......但却也只能如此了。

可他忍不住,还是忍不住。

于是下一秒,朱一龙便扶上对面人的肩,然后凑上前,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。

然后迅速离开。

明明就只是这么单纯的一个吻,朱一龙却觉得口罩下的双颊都要烧起来。

毕竟是在大街上......

朱一龙开始责怪起自己的冲动来。

旁边被亲了的那个小孩儿这会儿两只手摸着脑门儿、笑嘻嘻地望他,甜的像被塞了糖块儿,连刚刚拽着的绳子都松了手。

朱一龙的心便又安定下来。

“好了,我得走了。”朱一龙清清嗓子,手指悄悄地溜进对方的袖口,指尖相触,“......你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等我回来,好吗?”

“嗯。”白宇笑了笑,“我也很忙的其实......”

才没有时间等你呢。

“所以一定要好好吃饭!”朱一龙捏了捏对方的手指,然后叹了口气,声音带着十二分的无奈,“我真得走了。”

“你不用担心我啦。”白宇轻轻往前推了一下朱一龙,然后挥了挥手,“去吧去吧。”

朱一龙便转身,也不回头。一定不能回头。再回头,怕是就真的要误了飞机了。

“......龙哥!”

可身后的小孩儿一叫他,某一龙就立刻把方才的那些想法抛得远远的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白宇快走两步,走到他身前,把那被扯的短了一大截的右边的系绳重新拽成和左边一样的长度。

“好了。”白宇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“杰作”,“现在可以啦。”

朱一龙含着笑意再看了自家小孩儿一眼,便往车的方向跑去了。

 

看着恋人的背影,白宇琢磨了半天,依旧觉得今天的朱一龙有哪里不太一样。

啊......

是了!

白宇摸了摸自己的额头。

“果然,是穿了增高鞋垫吧......”

否则,怎么就那么顺利地亲上来了啊?

 

风依旧在吹。

 

白宇想起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。

那时候他曾经想过——就当这是最后一个。此后再不奢求,此生便已足够。

而后却又有了第二个、第三个......

他便想,就当第一个吻是第1001个,自此倒数,待到0时,若真终结了,也该甘心。

可是,吻着吻着,数着数着,他似乎,已经没办法确切知道,这个冬日寒夜里落在额间的吻,是第几个了。

怕是数也数不清了。

 

他心里生出一种期待来。

待到这1001个吻归于0的那一天,是否可以重新计数?

 

如果可以,这一次。

 

就从1开始。

 

向无穷。

 

—FIN—


【爱卡aika的碎碎念】

和盗老师聊到朱白身高差的问题的时候,提到了增高鞋垫的话题,我的脑子不知道为何就忽然歪出了这样一个脑洞:冬夜里的短暂相逢,悄咪咪拉拉衣服,牵牵手手,亲亲额头。虽然口罩都不敢摘下来,但......爱意在眼角,笑意在口罩下头。


我心里的小白,好通透。会告诉自己:哪天要是没有了,也行,也行,不强求。

我心里的龙哥,好坚定。会告诉自己:上天赐予我最好的他,我便要抓住、握紧,不放手。

好久不写文啦。总之,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小段子。笔芯。

钢铁营业(24)

今天看到大兄弟的回应,

便想起从小便牢记于心的这段话:

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;

爱是不嫉妒;爱是不自夸,不张狂;

不作害羞的事,不求自己的益处,

不轻易发怒,不计算人的恶,

不喜欢不义,只喜欢真理;

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忍耐。

爱是永不止息。❤️

🌸🌸🌸🌸🌸🌸🌸

乌苏里亚灯塔:

前文:钢铁营业

男为悦己者心机裸妆艳压首都机场。

bgm:天机-五月天/MP魔幻力量

24

大半夜的,浪里小白龙群一个都没睡,热闹得紧。

“朱先生为何那样?”

“哪样?”

“平时走机场就是素颜出行,帽子口罩一应俱全,今天特地让鹏鹏给他搞了个心机裸妆,有事吗?”

“什么心机裸妆,朱先生天生丽质,一层隔离走天下。”

“他还搞了发型谢谢。”

“小白·老白·白宇白宇·孔雀蹦跶开屏.gif”

“上一次朱先生对造型这么上心是什么时候?”

“你失忆了?”

“还能什么时候,除了要见对象什么时候他会搞造型的,苹果机那令人窒息的前置摄像头还不是一张素颜往前怼。”

“不应当,我这么辛苦工作为什么还要被糊一脸狗粮。”

“说起来,朱先生不冷吗?”

“北京温度已经零下了,我现在打字都手抖,你说冷不冷?”

“那朱先生为何要敞开他的孔雀色羽绒服?”

“心中有白宇=心中有小太阳=心中有温暖=自然不冷。”

“好!.jpg”

“他那不是孔雀色吧,是绿色啊。”

“?”

“要想生活过得......?”

“都想什么呢,人朱先生自己说的,绿色是校草色。”

“楚哥式哦~.jpg”

“笑死我了,会说还是网友会说,一条条翻过去差点没岔气。”

“说啥了都?”

“化最美的妆,见最美的他。”

“打底裤是不可能打底裤的,这时候不可能打底裤的,最多就象征性裹件羽绒服,还要衣领大敞这样子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什么五周年的专属妆容,独一无二,仅此一天。”

“真的,不知道以为结婚五周年。”

“没毛病,他俩那甜蜜度确实挺老夫老夫的。”

“可老夫老夫之间不会见面之前还要好好打扮一番的。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,今天什么情况心里没点数吗?”

“可以,但没必要。”

“可以,但朱先生素颜已经够倾国倾城了。”

“哪里哪里,普通好看罢辽。”

“哪里哪里,演京城第一美男没自信罢辽。”

“还没自信,今天他就是齐衡本衡。”

“知否知否,可不是什么褒姒妲己。”

“不是,为什么一直在说朱先生,白先生的努力都被你们放到哪里去了?”

“也没有很努力,就是刮了很宝贝的玫瑰花刺,以免接吻的时候扎到美人而已。”

“也没有很努力,就是专门花钱去洗了个头,香喷喷见美人而已。”

“也没有很努力,就是平时一件私服新三天,旧三天,翻个面儿又三天,现在特意从衣柜里翻件新衣服而已。”

“狗男男.jpg”

“鹏哥刚才和我吐槽,说朱先生莫名其妙就要他帮忙化妆,可飞机不让带超100ml的化妆品,鹏哥全靠一支隔离化了半个多小时。”

“那剩下那半个小时呢?”

“在搞发型呗,鹏哥说他还以为是他把龙哥的行程给记岔了,明明今天也没什么红毯要走啊。”

“笑死,直男不懂孔雀的世界。”

“鹏哥辛苦了,临危受命,不慌不乱,真乃成大事之人。”

“那也得龙哥底子好啊,这隔离我也有,难不成搽上去我就变成他那张脸了吗?”

“你以为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就在于一个隔离?.jpg”

“扎铁了,老心。”

“那可不,行走的荷尔蒙,人形春药,活体画报,随随便便一个抓拍那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。”

“我就说老觉得龙哥这行为眼熟,看她们说的终于想起来了,赵云澜给沈巍披冲锋衣那几集,沈教授没事就抖一抖外套。”

“看到这件冲锋衣了吗,好看吗,想要吗,想要自己去买吧,这件是我家澜澜哒,是我家澜澜亲手给我披上哒!”

“同理可得,看到我的美貌了吗,好看吗,想要吗,想要就去整容吧,这张脸是我天生哒,是我家小白亲口认证说超帅哒!”

“......我服了,一个一万岁,一个三十岁,这幼稚程度简直难分伯仲。”

“妈耶,刚看到一张朱先生莫得笑容的,A破天际,A到我腿软。”

“这时候就该给朱先生揣个小公爷同款蓝牙音响,播一首《乱世巨星》。”

“然后歌词在屏幕上乱飘吗?”

“确定是点《乱世巨星》?Sure?这怎么着都该配《狐狸精》吧。”

“我去搜搜有没有歌叫《孔雀开屏》。”

“瞎几把穿bot皮下流下热泪。”

“没事,他俩除了营业和秀恩爱的时候还是原滋原味的钢铁直男。”

“有我们什么事吗?”

“没有了,可以开始哭了。”

“哭可以,但没必要。”

“别哭了,猜下宇哥看见他龙哥会是什么反应?”

“太帅了,真的很烦啊。”

“哇我龙哥,真的是......很帅。”

“大大大大美人,洒家这一辈子值了!”

“诶?你今天这一身,好看啊!”

“是吗,我今天刚去做的,不知道合不合身。”

“宇哥你清醒一点,别被那个大居蹄子给骗了!”

“什么骗不骗的,这叫两厢情愿。”

“宇哥说,我哥哥与世无争,怎么可能会孔雀开屏呢?”

“是是是,滤镜比大气层还厚,而且还歪了。”

......

朱一龙化完妆其实没有立刻就出去,先是拨了个视频电话给白宇,一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神仙脸就这么怼到摄像头前了。

“小白,我好想你。”

白宇在家等他对象等得都困了,被这美貌惊艳得一激灵,人瞬间清醒,说话都磕巴了。

“哥,哥哥,你怎么,怎么这么好看啊?”

朱一龙闻言,有些腼腆地抿嘴甜笑,当真是国色天香燕妒莺惭,白宇心脏砰砰直跳,压根想不起来自己接下来屁股得有多痛了。

“你快回来吧哥哥,我还给你煲了点粥,暖暖胃。你穿这么一点,不冷吗?”

朱一龙先是乖巧点头状,随后说:“不冷啊。”

“怎么可能不冷啊,快把拉链拉上,别着凉了。”

朱先生用冰凉的手指把手机扶正了,随后再次甜甜地笑了笑,说:“我心上有你,你这么温暖,我怎么会冷呢?”

白宇刹那间从头红到脚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tbc

放一下表情包,图源水印/网络。


顺便说一下前几天的鸡毛蒜皮。

带着所谓的“调色盘”去叨扰了忙着带娃的被当事人,羞耻心所迫,用的是小号,还用万能模板开了头:从前,我认识一个人。这是他写的同人,被人说抄了你原耽,你看一下。

毕竟这事,本来也该由她本人来评判,才是最公允的。

还有什么想法,可以自己去问她(如果她有空搭理你的话)。

井东人设源自《我的真朋友》和《屌丝日记》的编剧,很遗憾这二位我不认识,没法对话,不过问度娘的效果是一样的。

唯一对不起的是人美心善有才华的狼妈,那么忙还得抽空管这破事。她主页我po上来了,小朋友们可以多去支持她的作品。

我不作恶,亦不惧恶。好自为之吧。

又及,感谢这几天哐哐砸钱的几位土豪姑娘 @花狐貂_公子菜 @雾云鬼白 @爱卡aika 和打赏榜上、粉丝列表里的所有小朋友们。

“我不会结交太多的朋友,因为这样的话,平时你跟大家沟通的事情就会变多,但是我又处理不好这样的问题。所以我就踏踏实实,就是我现在走的这条路,我只这么走。”

“谢谢我的你们。”


《见君行坐-"约好了,一天……扯成一辈子"》【音频版】

作者:今须放

原文:直达

【制作笔记戳

*tag就不打了。补这个音频就是有的姐妹说点视频会外链到B站,不太方便听完。所以想问一下,今后哪种形式大家觉得比较好?

1-lof直接链网易音频(如本条)

2-lof链B站(如这条-戳)

3-lof直接传视频(如这条-戳)

大家回复数字就好,谢谢了。

《见君行坐》-"约好了,一天……扯成一辈子。"(30min,HE)

日月长相望,宛转不离心。

见君行坐处,一似火烧身。

这是一个关于0702机场廊桥碰面,以及之后几天、小白和龙哥之间发生的故事。

有很多我们熟悉的场景,那个眉眼弯弯站在那里等待的人,那个迟来了许久的比心舞,那个直到现在依旧要奉为经典的双人宣传——

还有很多我们不熟悉的场景。由作者 @今须放 为我们一一道来。

初读便动容,因此在心中徘徊许久,想要分享给大家。

可制作起来,比想象的难得多,需要的情绪也远比单纯看要难得多,

对话录了太多次,只能说成品是自己觉得相对最好的状态。

选曲好难,什么曲子才是符合人物心绪的呢?

几十首曲子反复琢磨,最终敲定。

轻柔欢快,明朗心绪,是因为又见到你《AudioHighs - 男子高校生と文学少女》。

一场大梦,迷乱迷幻,《藤原育郎- Attacked It Suddenly》。

心慌,心跳,又纠缠不清《女同学的另一个故事-彭飞》。

哀婉愁绪,心口不一《鲍比达- 乡愁》。

直至,心意相通,云开月明《Melody2 - 梶浦由記》。


语气节奏,又应该怎么调整安排?

最终呈现成现在的模样。


一直在反复听,反复改。

今早终于告诉自己——不改了不改了。

和写文不同。发文后,我有时候还会回去改几个字。

但有声做出来就是做出来了。

要放过自己啊。


不能说没有遗憾没有bug没有瑕疵,就如同曾经制作过的每一部作品一样。

记录着某个时空中的他们,也记录着某一时刻的作者,也记录着这一时刻的我。

一切都定格于此。


在此感谢作者 @今须放 ——宝藏老师——创造出的美好故事,让我相信纠结痛苦是真,幸福美满、也是真。

制作过程中一再打扰作者,却都得到了耐心的回复和鼓励。

作者的支持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感激不尽!


三次元事务繁多,抽出时间再做一部这样的作品实属不易。

我自己也很珍惜。

希望各位也能够喜欢。


音频:网易 / 喜马

原文直达

饮夜风-片段-“这时间消磨得太好,为什么不这么做。”

网易直达

我爱了。

初恋组永远可可爱爱,即使脱离了校园背景,却还是,那样让人心动。

作者:@Aka猪大盗 

主播: @爱卡aika 

原文:含 生贤,四角预警。


【当我等待回复的时候我在思考些什么】

今天的爱卡是一个,

“向喜欢的文手私信表白但是现在还没有收到回复的焦虑的爱卡”

所以我之前忘记回复谁的私信了......我忏悔。

我要回复这条下面的每一条评论。

我真的忏悔。

表白这种事等待回复的过程就像是,

递出一封情书然后陷入无尽的等待。

【今天收到每一封私信提醒我都会心跳一下,

然后发现呜呜呜呜并不是回复呢】

如果我喜欢的文章我都会认认真真留评,

如果喜欢到私信——我的天哪,

那我就真的是辗转反侧三天之后才会这么干的那种。

其实我是个很害羞的人(真的)。

我说过我特别不擅长回复

越认真我越无措,

好了以后我要告诉自己,

即使只是回复“谢谢”,

对于那份喜爱之情也是份极好极好的回馈。


作为创作者我想说:

其实每个作者(或者严格来说,大部分)都是超爱反馈的,

虽然常常陷入不知如何回复的苦恼中。

但是是继续创作的动力没错了!

作为读者我想说:

愿意留评是真的真的受到了触动,

从作品中得到了快乐或者感动!

倒不是说一定期待得到作者的回复,

但是如果能得到,

就最最最最最开心啦!

嘿嘿。

我喜欢的太太人温柔可爱作品又超级出色。

如果得到回应,就能开心到一整天心情都能飞扬起来的那种!

嘿嘿嘿嘿。


其实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fo量很不真实哈哈哈,

有声lo主的热度远不及各位优秀的文手画手,

但是还好总有那么几个眼熟的姐妹的热情评论,

在此真的——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❤

我每次收到好评论还会转给原作一起分享这份快乐,

原作也都会超——开心的!

总之就是,谢谢啦❤

玫瑰花挡在了两·---tui----之间。

(......我的重点放的非常不对)

像中世纪油画里走出来的花仙子。

图二像是某个偷窥角度。

12调色。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“梦中情人”。

34原图。

-被ping重发-